1. 对岸曲谱首页
  2. 钢琴入门教学

只会弹一首钢琴曲的妈妈辅导自闭症儿子考过十级

开栏的话

她们也许外表柔弱,但为了孩子,却能瞬间变成克难承重的“超人”;她们也许不再年轻,但岁月的磨砺,却让身上的母性光辉更加耀眼。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母亲。

在汉口百步亭社区的家中,22岁的忻俊冲十指纷飞,优美的旋律从黑白琴键涌出。48岁的张小红坐在儿子身边,微笑地看着他,既欣慰又陶醉。

只会弹一首钢琴曲的妈妈辅导自闭症儿子考过十级

这一幕,似乎是过去数千个日夜所发生的一幕幕的重现。作为一名自闭症患者,忻俊冲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情感,但他找到了另一种倾诉方式——音乐。而在他艰难前行的道路上,妈妈用不懈的坚持和努力,为他点亮不灭的灯塔。

一辆摩托载着全家风雨无阻穿行汉口和武昌

张小红从事会计工作,丈夫忻明是一名交警。1994年,儿子忻俊冲的降生,给这个家庭增添了巨大的幸福。但张小红很快发现,儿子十分异常:看到她时眼神呆滞毫无反应,9个月大的时候连脖子都直不起来,两条腿也是软绵绵的,更别提站立了。她抱着儿子到医院检查,结果让全家大吃一惊:忻俊冲神经发育迟滞,有发展成自闭症的可能。

转眼忻俊冲四岁了。为了让他在健康的集体环境中成长,张小红和丈夫把他送进了一家普通幼儿园。班上一位同学的爸爸是医生,他向张小红建议,中医按摩对自闭症或许会有辅助治疗作用。此后三年里,每到要治疗的日子,张小红和丈夫就早早等在幼儿园门口,一放学就接上儿子,骑着摩托车从汉口赶到省中医院,无论刮风下雨、酷暑严寒,从未间断。

课堂上的反常举动让妈妈发现他的音乐天赋

忻俊冲上完幼儿园后,张小红把他送进了花桥小学。可是没几天,老师却让她把孩子领回去,因为忻俊冲经常在上课时旁若无人地唱起《打靶归来》。张小红很意外:家里没人唱过这首歌,他是怎么学会的?问儿子,他说:“是幼儿园放过的,听了几遍就会了。”

这句话让张小红不禁心中一动。她发现,儿子可能有音乐天赋,电视上播放的广告歌曲,他听过几遍就能唱得一字不差。这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:培养儿子走音乐之路。

小学毕业后,忻俊冲进入江岸区辅读学校。尽管家境并不富裕,张小红还是咬咬牙,拿出4000元给儿子买了一台电子钢琴。

忻俊冲看不懂五线谱,但看老师弹过几遍后,他却可以照样弹出来。原来,他记住了老师的每一个动作。张小红要求儿子一定要学会五线谱,因为不会看谱,很难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得更远。

这下忻俊冲不愿意了:“你自己不是也不会弹吗?”从未学过乐器的张小红感到理亏,她没有反驳,而是趁着儿子睡着的时候,对着网上的教学视频偷偷练习,学会了一首简单的钢琴曲《很久很久以前》。这是她人生中学会的第一首也是唯一一首钢琴曲。一个月后,当她在忻俊冲面前弹奏起这首曲子时,儿子高兴地鼓起掌来:“妈妈好棒!”

忻俊冲终于愿意学五线谱了,但要让他理解其中的含义,是一件很困难的事。于是,张小红在A4纸上画出一个个大号的音符,一遍遍地教他对应的音调。5年过去,忻俊冲终于学会自己看五线谱了。不仅如此,听到好听的歌曲,他还会自己在钢琴上弹出来。现在,他最拿手的曲子,是去年春节联欢晚会上唱过的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。

站在音乐的舞台上儿子总会找寻妈妈的目光

在妈妈不懈的坚持和自己不断的努力下,忻俊冲的钢琴水平进步很快。张小红为他报名参加了社区和武汉市的不少比赛。每当看到儿子沉醉在音乐中的样子,张小红都会感到深深的幸福。2011年6月,忻俊冲参加了全国校园才艺选拔大赛,获得湖北赛区金奖。

随着全国比赛日期越来越近,平时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的忻俊冲好像换了个人似的,每天不停地问张小红:“妈妈,我们马上要去北京参加比赛了吧?”张小红知道,儿子这是紧张了。为此,她向单位请假,带着忻俊冲提前到北京玩了一趟。看着天安门广场飘扬的五星红旗、雄伟的人民英雄纪念碑、游客爆满的紫禁城……忻俊冲的脸上重新露出轻松活泼的笑容。

比赛当晚,忻俊冲跟着爸爸妈妈,从住宿的宾馆顺着长安街步行前往赛场。当一座气势恢宏的半圆形建筑映入眼帘,他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国家大剧院!国家大剧院!”

轮到忻俊冲表演时,他从容地走到前台,先向评委深深鞠了一躬,接着向观众席凝视了一会儿。“他是在找我,希望我能鼓励鼓励他。我笑着对他点点头,意思是让他不要紧张。”张小红告诉记者。

那次比赛,忻俊冲最终从100多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,荣获钢琴组全国一等奖。张小红说,从那以后,儿子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次上台,总要先寻找她的目光,因为妈妈是他最大的动力。

她有时也会“呼人”但高举的手总是轻轻落下

平时,儿子有没有不听话的时候?张小红说“有”。这个时候怎么办?张小红用武汉话回答:“呼人。”

她说,儿子没少挨她的揍。他小时候看到电视里有人往马桶里扔东西,也学着往里面扔,结果马桶坏了;刚上学的时候,他表达亲近和喜欢的方式是用手抓人,老师、同学都被他抓过。类似这样的事,他还做过很多。为了让他改掉这些毛病,她总是先苦口婆心地教育,有时急了也免不了动手。但是每一次,她高高举起的手,都是轻轻落下,“只是要告诉他,这样不可以。”她从不让丈夫打儿子,“男同志火气大,我怕他下手没轻重,不能真把孩子打疼了。”“跟他爸爸比,他更怕我。”张小红笑着说。但是儿子也很黏她。平时练习钢琴的时候,她会把儿子错误的指法拍下来,放给他看,让他改正。尽管已经通过了钢琴业余十级,忻俊冲对妈妈的意见,还是像从前一样虚心接受。

随着儿子的独立性增强,张小红早已结束全职妈妈的生活,重新走上工作岗位。儿子每天自己上学,尽管他对路线很熟悉,她还是要求儿子一到学校就要打电话报平安。张小红说,等待手机响起的那段时间,她依然会担心,“孩子就像风筝,飞得再高,线还是在妈妈手里。”

本文来源:荆楚网-楚天都市报

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,不代表对岸曲谱立场,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uianba.com/piano-teaching/118503.html